罗技与HermanMiller联手打造定制款Embody游戏椅

Herman Miller,这家负责生产那些令人惊艳办公椅的公司今日宣布与罗技公司合作制造了定制款Embody游戏椅。毫无疑问这是一款面向高端的款式,它几乎继承了Herman Miller华丽的、已有的Embody椅子的一切,包括它注重舒适性和支撑性,以及同样高昂的1495美元的价格标签。

这个型号只对原版做了一些改动,其中最明显的是改成了全黑的颜色,并有一些微妙的蓝色细节。 此外,它的背垫中还加入了铜质泡棉,目的是让你在游戏时更加凉爽。

市民谢女士:现在长江你看环境好,水质也好,长江大保护。原来我们那边有硫磺堆场和江海码头,现在通过拆迁以后,我们那边全都改成滨江花海,环境确实漂亮。

市民陈先生:我们就生活在花园之中,这多幸福啊,大家都幸福满满的。

南通市长江办副主任周雪莹:一个老百姓来讲,他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几十年,你如果让他要腾退出去,他可能还有一些固有的想法和思想等等,职工的问题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是很难的。

“今天天真好,色彩很漂亮的。感觉鸟种确实是多了,今年在我们滨江公园还拍到了‘寿带’。过去拍鸟的人,都没有在南通看到过。”

周雪莹:一旦市委市政府把五山及生态修复工程列入了一个头号工程,那么这时候再大的困难都要把它解决掉。领导亲自挂帅,每天开会进行协调,以天为时间节点来推进的。把工作的主体、任务的内容、完成的时限通过任务清单来进行。

开弓没有回头箭,南通决定放手一搏。一方面,对污染严重、工艺落后、影响水源地保护要求的企业整体关停;对符合产业发展要求的企业,积极推动向沿海地区转移、向工业园区聚集。另一方面,注重沿江绿地系统生境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提升,在沿江地区打造层次分明、效益多元的生态廊道。

2017年以来,南通市投入140亿元,在五山及沿江地区关停“散乱污”企业203家,腾出并修复岸线5.5公里。

Embody有几个巧妙的功能,首先是开箱即坐,非常舒适,椅子的右后方有一个可旋转的旋钮,可以调整背部支撑的角度。 逆时针扭动会让它向后倾斜一些,有助于更好地支撑弯曲的背部,而顺时针扭动则会让背部变直,并略微向前倾斜,这可能会帮助一些想要在快节奏游戏中感觉更需要支撑的玩家。

南通,在古代曾名“崇川”,指有江有山的地方。长江奔腾、绿树成荫、候鸟翩跹——这座美好的城市正在奏响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乐章。而这里的人们,也在期待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市民赵女士:长江就是我们市民自己的长江,希望在环境保护方面,我们一起来把它做好。

成晓民:我那有300多号员工,船队、港口设备,已经处理掉了。市里面、省里面统筹安排,做我们的工作,让我们让出来。

连日来,总台央广多名记者,溯流而上,再访沿江各地,感受到长江经济带各地高质量发展的勃勃生机。今天起,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再话长江》,为您讲述长江新故事、探寻长江新变化。今天为大家推出:《候鸟归来舞蹁跹》。

葱笼叠翠的五山及沿江地区,几年前,却是粉尘飞扬、遍布着货运码头和高能耗企业。成晓民在沿江的南通某电厂工作了三十余年。昔日的景象,他历历在目。

“为什么做不了?因为太复杂了,因为我们南通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因江兴市我们是一个港口的城市,所以沿江的这些岸线是过度的开发利用。在这一片区域里面,不仅仅有硫磺堆场、铁矿砂码头、低端的集装箱码头,在这个小小的片区当中,管理的部门很多。”

如今,船舶海工、智能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产业集群加速形成;生态修复腾退的土地,基本都转为生活生态用地,提升了城市生活品质。200多公里的长江岸线披上了绿色丝带,成为一条水清岸绿的沿江绿色走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在生态修复工程中得到践行。

Embody的外观与其他游戏椅截然不同,其他游戏椅更可能像《速度与激情》汽车的座椅。 它在材料的使用上很简约,而且设计很低调。 然而,Herman Miller表示,在你玩游戏的时候,它却能让你坐姿下的生理结构发生很大的变化。 它引人注目的设计是由医生和博士们的意见形成的,该公司声称它可以帮助降低你坐着时的心率。 椅子周围有超过150个小支撑,这些显然可以让血液更容易流向通常在大多数椅子上被压迫的区域,比如你的臀部、下背部和你的腿,让用户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不会感到疲劳。

Embody游戏椅的底部布满了支撑物,据说可以改善坐姿时的血液流动。 在椅子的左后侧,有一个四级调整倾斜度装置,在右扶手下面有一个旋钮,可以直接控制。 在同一个旋钮上,中间有一个操纵杆,当你向任何方向推动椅子时,它所做的就是降低和提高椅子上的液压装置。

驻足南通五山及沿江地区的亲水栈道,抬眼是碧涛万顷,侧耳是婉转鸟鸣。入冬以来,这里成为了很多候鸟青睐的越冬天堂。63岁的摄影爱好者成晓民,正在用镜头捕捉鸟儿们的动人姿态。

上世纪70年代,南通实施以港兴城、江海联动战略,在沿江地区布局了大量的生产项目。再加上港区陆域空间狭窄,港城接合地带成为南通主城区脏乱差的集中区域。附近居民不堪其扰。“化工围江”、码头林立让这段沿江的“黄金岸线”成为不折不扣的“生态伤疤”。

成晓民:我们就是在江边长大的,最有感受,还江边于民这是了不得的做法。我的战友到南通来,我首选的就要带他到南通江边看一看。到这个地方心情舒畅。

“有个煤码头,跟我们是隔壁。原来卸煤粉尘污染是比较大的,当地老百姓也有意见。我们电厂每天使用1万吨煤,都靠码头中转。卸船的粉尘控制比较难,它以水喷雾为主,这一斗煤打开的话,怎么喷都不行。长江过去漂浮物特别多,草席,木板乱七八糟的漂浮的东西特别多。”

让成晓民欣慰的是,为了解决电厂的用煤问题,南通市政府协调帮助电厂建立了新的环保煤码头,并对员工进行了合理安置。新码头投运后,环保效益、经济效益凸显。

南通——长江入海前的“最后一站”、候鸟青睐的越冬天堂

滚滚长江一路奔流,至南通段水面豁然开阔。南通,长江入海前的“最后一站”,江的奔涌、海的壮阔,在这里交汇。

眼前,昔日的脏乱码头不复存在,被如茵的草坪和缤纷的落叶所替代。成晓民感慨地说,这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长江成为市民自己的长江。

昔日“化工围江”、码头林立,沿江整治一度难以推行

成晓民所在的电厂煤码头也在被腾退之列。卖掉了相伴几十年的设备和船队——作为当时电厂姚港中转码头的负责人,成晓民的心中充盈着不舍。

如何让企业顺利实现腾退、转型?如何安置员工?成为了摆在政府面前的一道考题。

在南通上大学的学生:我们在这里上学肯定就算是第二个家乡,所以就挺骄傲的。南通以后会变得越来越好。

市里面调整对我们也有好处,降低了成本,减少了安全风险,小船驳4000吨煤在江里开来开去,卸一次、装一次再卸一次。电厂一吨煤的运输成本省下15块钱。这是个非常大的数字。

总台央广记者:杨明 景明

长江,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习近平总书记一直牵挂于心。几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实地考察调研长江生态环境修复工作,为长江经济带发展把脉定向。

2016年,南通贯彻落实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精神,下定决心还山以林、还江于民,优化长江岸线布局。五山及沿江地区腾退污染企业,整体搬迁港口,启动生态修复和保护。

还山以林、还江于民——南通放手一搏

南通市长江办副主任周雪莹坦言,自己工作30年来,曾多次经历沿江整治,也目睹了整治的难以推行。

长江成为市民自己的长江

市民李先生:我们可以沿着江边好好欣赏一下江边的美景,森林公园,面朝长江、鸟语花香。

周雪莹:我们虽然投入了100多个亿的总投资,但是我们一共17平方公里,拿出1平方公里进行了一个开发土地的开发。因为周边的环境打造好了,是因为生态产品价值的体现,让这块地块的价值体现出来了,所以基本上也平衡了我们整个的一个项目的推进所花的这些资金和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