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的故事没有讲好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半佛仙人(ID:banfoSB),作者:半佛仙人。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最近《姜子牙》很火,毕竟之前的《哪吒》带来了极强的示范效应以及极高的期待值。

人就是苍生,苍生就是人,一个个人组成了苍生。

并不是神创造了人,而是人创造了人。

能够解开锁链的,只有人心,换句话说,非黑即白的看待事物是会出问题的。

割裂了人和苍生,挑优先级去救,那叫统治。

但片中同时也给了一个回答,这其实是一个虚假的谎言,人头上连发簪都没有,又怎么能成神呢?

你所坚持的正路,真的是正路吗?

从饲草种植,到在产业园务工,园区带动了周边300多农户增收,“现在养殖场工作的80多人不但脱贫了,还有很多人买上了小车,天天开车上班,我也是。”苏增福不无自豪地说,现在就连民和县的农民都到这里来务工。

将人和苍生放在一个位置上,叫拯救;

此时,也在问另一个问题,人,可以多伟大?

对苍生和姜子牙都不公平,因为举着拯救的名头,苍生中随时可以挑一个人出来杀一杀。

2014年以前,头脑灵活的“50后”苏增福,带着村里的青壮年在外务工,虽然辛苦努力,但一年的收入也只够家里花费。2014年,听说村子所在的金砂台要建一个生态循环农业产业园,便带着村民到这里务工,这一干就是6年,并且担任了养殖场场长。

虽然没有讲好,但故事本身,我觉得还是值得一提的。

电影借九尾之口,问出了一个问题:

我们永远难以逃脱身体的桎梏,人终有一死;我们永远无法回到出生的状态,每天都会长大;我们永远被各色想法所困扰,苦恼从不会凭空消失。

这个问题用大白话来说就是,人从哪里来,人要到哪里去?

这个片子从头到尾有太多理解成本,这些是在剧情以外的东西,需要大家刻意去从搜索才能恍然大悟。

我们诞生的从没有原因,也不要问人为什么会死亡。终有一天,我们的亲朋好友会跟我们告别,但是他们从没有彻底消失,关于他们的美好回忆永远存在我们的脑海里。

人如何诞生,是随机,未知的,我们就是赤身裸体,一无所知的来到这个世界。

米开朗基罗在奉命为教堂画这副上帝创造亚当的画时,将上帝的斗篷化成人大脑的样子,看似是上帝给了人生命,实则是大脑给予了人生命。

而姜子牙的态度是,救一个人是救,救苍生也是救,别管苍生在哪儿,眼前的苍生你不救,你谈什么救苍生?

经过近六年的建设,金砂台昔日的荒山荒坡被一座座现代化的养殖场、日光温室、连体拱棚取代。走进产业园,一座座养殖场被鲜花包围,身在其中闻不到一点羊的味道,若不是听见“咩咩”的羊叫声,还以为是一座公园。站在位于门口的观景台上,远处的日光温室、连体拱棚尽收眼底。

片中所有看似凶神恶煞,呼来喝去的罪臣,也并非穷凶极恶,是妖狐的受害者,目标也是抓住妖狐讨赏,离开刑罚之地。

但人间对于姜子牙的崇拜始终存在,民间一直有一个习俗:修建房屋的时候要在房梁上刻上四个大字,太公在此,诸神回避。

很多朋友看了姜子牙,看完后普遍觉得哪里不对劲。

妖的视角是,杀了苍生,去救一个人。

姜子牙在封神演义中,是封尽了所有神仙的人,唯独自己没有成神,原著中说姜子牙福薄只能做个凡人,享受人间富贵。

图为循环产业园内被鲜花包围的羊舍。杜萍 摄

回到问题本身,问题的答案不是怎么扳道闸,哪个科学家更重要,势必人强的时候,那就挑着最近的孩子救,挑着最胖的科学家扔,不要自责,你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神魔在高高的天上,并不能够决定人的生死,只有姜子牙这个具有神性的人,在陪着另一个人,去终结一段生命,也去探索一段新生。

几句话概况,这就是道德经的思想。

我们很多时候就因为固有观点影响,不加思考的走上了一条看似正确的路,对看似不对的事情嗤之以鼻大家审判。

精神和形体会永远不分离吗?我们能像是个婴儿无欲无求吗?我们能将心灵清洗得毫无瑕疵吗?

片子跟姜子牙苦大仇深的脸一样严肃,跟大家专唠沉重的嗑,还套了一个公路片的外壳,放在欢天喜地的十一档,自然会有人高呼不好看。

问题在这儿,整个电影的基调就是严肃的。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涤除玄鉴,能无疵乎?“

这两个观点有区别吗?没有区别。

这个问题在电影中以另一种形式问了出来:

电影中最大、最直观的一幕,就是姜子牙握住了小九的手时,组成了这副画。

不是我们站在神坛上,高高看着台子下的人,而是走进人群众,帮助他们过上他们认为自己最好的日子。

嗯,就这么简单一个故事。

片中所有修行者头上都有发簪,从申公豹头上的花骨朵,到十二金仙头上的花,一直到师尊头上的树,神是有等级差距的,人想要成神,就要走上阶梯。

姜子牙的旅程,其实是在探寻人的起源,和人的归宿。

我昨天跑去看了,我觉得这是个好故事,但却是没有讲好,台本配不上画面没啥问题。

图为循环产业园里的羊舍。杜萍 摄

反派妖狐带着面具,正派的神明们就不戴面具了吗?

除了建养殖场,该公司还引进大樱桃、葡萄等品种建起了设施农业,“有机饲草喂羊,羊粪经过传统堆肥,成设施农业的有机肥,这样就成了一个循环产业链,”尹建敏说,引进的新品种按不同的季节上市,再加上羊的销售,“整个这个循环产业链,就能保证农民一年12个月都有一个非常好的收入,而且把农产品创造出了高附加值。”

很好的技术,很好的画面效果,优秀的配乐,但就是故事有点云里雾里。

这副《创造亚当》背后故事解答了所有疑惑。

道教术语中讲到,人被作恶多端的人杀死(九尾),可以舍弃肉身保留元神。所有人并不是从世间凭空消失,终将再次相逢。

但实际上,这个中年人一努力没有莫欺中年穷,而是成了个老头。

片中小九突然降生在北海境内,捡起自己前世的布娃娃,去寻找自己的阿父,最终转世,拥有了新的布娃娃,和真的阿父。

就是人的执念,人穷尽一生,就是在弥补自己的遗憾和不完美。

四位导演也应该庆幸,如果这个片子放到春节这样欢天喜地的氛围中,或许会被骂的更惨。

人有了执念,就不再完美了,一个贯穿前生、今世、转世的布娃娃是什么?

那我们在退回第一步,这个片子,是在讲如何成神吗?

片中的还引申了一个兵解的概念:

这本质上,是做决定者对苍生的傲慢。

你救医学家,就会有人问你是不是觉得物理学家不重要。

“农业的绿色要从养殖业开始”。尹建敏说,公司在金砂台上购买了1400多亩地,其中500亩建了存栏5万多只的种幼羊基地,从澳大利亚、上海引进品种,繁育出新品种。

整个片子中,只有两个人,姜子牙和小九,一个是从神到人,一个是从妖到人,他们是人的一体两面。

故事梗概非常简单,姜子牙奉师尊之命诛杀九尾,九尾体内还有一个无辜的孩子,为了救孩子姜子牙选择被放逐,每日用直钩(其实是把钥匙)钓着鱼平息执念。

据《山海经》记载,幽都山就在北海之中,所有的狐狸在那里诞生,所以小九在那里寻找自己的人类父亲(苏护),是注定找不到的;

比如说,片中提到了幽都山和归墟两大地点,那这两个地点到底在哪里?

姜子牙带着小九前往归墟,归墟是海中的无底的深谷,所有河水汇集在那里,而水面不增不减,所有被誉为是终结、归宿。

神的视角是,杀了一个人,去救苍生。

9月下旬,记者探访了与青海省民和县一河之隔的红古区鑫源农业金砂台田园综合体循环产业园。

众生不需要被救,从来没有什么神仙,众生需要自己救自己。

产业园不仅吸收当地200多名农民来务工,还招聘了许多大学生,在这里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90后”姜霄毕业于甘肃农业大学园艺专业,从小喜欢绿色植物的他,上大学选择了相关专业,毕业后通过招聘来到了这里。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片子从头到尾就在讲一个道理:

这就是姜子牙从头到尾跟神魔的不同之处,让人,去做人。

因为神魔本来就没有区别,整个封神榜中,大部分神还要从魔而来。

“红古区有48个山台地,这些山台地土质含碘,受日照、温差和气候的影响,种出来的水果、蔬菜特别好吃,而且透风等因素使农作物的病虫害非常少。”兰州鑫源现代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建敏说,当时正是看中了这些优势,才决定在这里投资,发展纯有机绿色农业,同时带动农民脱贫致富,并且把其做成兰州乃至西北的特色,“这样才能最终稳定农民的收入”。

信仰神,终究还是信仰人。

我们说要帮助弱小,往往一拍脑袋,就试图让他们走上我们走过的道路,不成功就怪对方不努力,成功了就觉得自己领导有方,但这并不是普渡众生,只是为了宽慰自己。

这就是道教中婴儿的寓意,赤身裸体的来到世间上,简单,纯粹,婴儿的喜怒都是随心的,发出善意是随心的,做出恶举,也是随心的。

关于姜子牙是否应该杀一个人去救苍生这个问题来看,神魔的观点看似不同,实际上是趋同的。

因为对人来说,评判对错,往往比认真调研后给出结论更加轻易。

类似的问题还有,两条铁路上分别绑着一个孩子和十个孩子,你愿意掰下道闸救一个牺牲十个呢,还是愿意牺牲一个救十个?

电影中,导演借申公豹之口问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这一切是师尊设计的,那我们该信什么?

这片就讲了姜子牙从神,变人,又变新神的故事,也从遵守道,到质疑道,最后离经叛道,成了自己的道。

离别是暂时的,所有人终会再次相见。

当你信仰神魔的时候,就将问题交给了上天决定,那么答案永远是求来的,永远并不是找来的,永远存在事与愿违。作为人,人要自己寻来答案。姜子牙作为人,是不会骗人的,人不会自欺。

这就是《姜子牙》和《哪吒》不一样的点,《哪吒》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姜子牙认为,我们真的需要天吗?我们真的需要神吗?

这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人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别跟大自然的规律较劲。

再次见到女孩后,姜子牙与她一同踏上旅程,找寻答案,最终大彻大悟,斩断锁链。

热气球里坐着能够让粮食增产的粮食学家和停止核武器的物理学家,还有让人永远没有疾病的医学家,现在气球失重,你要丢下哪个维持平衡?

不要被你的身份和立场所迷惑,这世界有太多符号化的东西,你救一个,就会有人问你为什么不救剩下十个;

你所认为的反派,真的就是十恶不赦吗?

这个片子开局野心太大,设定扔出来的太猛,有些台词又太老套,人的耐心被消磨干净后,电影才开始发力。

我们都是人,当你跳出来想要宣判一部分人的生死的时候,你就已经不代表人了。

图为循环产业园的葡萄种植棚里,工作人员正在装箱。杜萍 摄

妖言惑众不假,大道理就不会迷惑人吗?

这个问题其实是老黄历了。

《姜子牙》的本质是一部典型的公路片,标准套路是人在一段旅程中通过一些遭遇和挫折后,实现了人生升华。

你确定要为拯救苍生,而杀一个孩子吗?

不要信神,去信你自己。

你觉得这个人可以杀,杀了苍生就得救了,那定义杀了姜子牙才能救苍生,姜子牙是否也该引颈受戮呢?

借助红古区打造甘肃“绿色有机农业生态谷”的目标,尹建敏说,下一步,产业园计划将金砂台上的800多亩土地流转过来,让农户的土地进入产业园、打工进入产业园,农户还可以跟着产业园的大产业发展自己的小产业,“这样就能保证农户有稳定的收入。同时把技术教给农民,然后养殖、温室让农民来承包,公司就只负责技术与市场,让农民稳稳的收入每年达到10到20万元。”(完)

很多人看了《哪吒》后大呼我命由我不由天,心情激动,正打算延续这份热情,此时《姜子牙》又是出现在哪吒片尾,里面的姜子牙不同于传统的姜子牙睿智老者的形象,而是一个酷似基努李维斯一脸衰样冻成狗的中年人,心里难免会觉得,这个片子莫不是讲了一场中年人的奋起反击?

姜子牙没有斩杀九尾,那就是姜子牙放跑妖狐闭门反省思过,等姜子牙斩杀了妖狐成了神,就变成了姜子牙诱杀妖狐立下奇功,重回天庭统领诸仙,打不过他,就让他加入天庭,还是为了统治。

“刚来时,这里还是一片荒地”。姜霄说,通过这几年的努力,产业园的设施农业颇具规模,而他也成长为设施农业技术总监,“在种植这块大学生就有七八个,其中五六个是我的学弟,都是专业对口”。

那一个人,究竟怎么镇住了一群神?

正视生命,也应该正视死亡。

我们的命并不是神赐予的,而是人的精神本身。